時哉時哉網路教育學院-2016大型公益講座

March 15, 2016

時哉時哉網路教育學院第一次年度大型公益講座

 

以孔子的智慧看《了凡四訓》

瞭解"宿命論“與”立命論“的內涵與差別

走出不一樣的人生格局

 

 

 

 

 講師:唐瑜淩老師及其師資團隊

 

唐瑜淩老師,曾任職于國立故宮博物院近三十年,長期深入中華傳統文化的教學與推廣,師承已故李炳南老教授(前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主任秘書,中興大學及東海大學教授,精通儒釋道典籍,人稱雪廬老人)。

現為中華無盡燈文化學會理事長、時哉時哉網路教育學院指導教授。

 

 

那一天 大師與凡夫的對談

改變了數千萬人的命運

 

袁了凡是明朝萬曆年間進士,擅長天文、醫學、水利、數術、軍事等,可謂文武全才。他所留的著作達二十二部,一九八卷,其中影響最深遠,傳播最廣者,莫過於他在六十九歲時所完成的家訓。他以雲谷禪師所傳授的「立命之學」,作為改變命運的基石,有了正確的人生觀,進而才能真正地「改過」、「積善」,而「謙德」是他處世的心態,也是他藉以維持改過積善功效的方法。由於見地的高超、方法的善巧,以及心態的正確,使他改變命運的效果驚人,原本命中沒有功名,變成了當代的進士,派任當時的寶坻縣擔任縣長;命中註定無子嗣,也在他第二次發願求子後生了兒子,其子袁儼也是明熹宗時期進士,任職廣東高要知縣,在任時因為用盡心力於救災,過勞而亡,可說深具其父之風。而袁了凡原本被皇極數正傳的高人孔先生算定,該於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壽終正寢,卻也延壽至七十四歲。其一生確實印證了雲谷禪師所說:「求富貴,得富貴;求男女,得男女;求長壽,得長壽。」

 

根據非正式的統計,今日之下讀過《了凡四訓》的人數,約有八千萬人之多,讀者或多或少、或深或淺,都能從當中得到利益,進而給自己的人生帶來更好的改變。

 

 

袁了凡的陽報顯而易見

孔子的陰德微而難知

 

當今網路上不乏嘲諷孔子的文章,或說其為喪家之犬,因為周遊列國鬱鬱不得志,所以只能回到魯國當個教書先生;或誤解孔子的學說,只是為專制帝王服務而已;或者甚至將八股考試、男女不平等、沒有科學思想等社會現象,全部歸咎在孔子身上,如此外行的文章確實不少。

 

然而雖然不是外行,即便是古今崇敬孔子的中外名士,有時也難以說出孔子的命運究竟好在哪裡?獨子伯魚早亡,最優秀的弟子顏淵也早亡,與孔子深具革命情感的子路,居然在衛國內亂時被砍成肉醬,棲棲惶惶十四年,不能被任何一個國家的國君所用,似乎除了品德高尚,情操可貴,也難以再說出任何孔子好命的證據,與其當孔子,不如當個袁了凡,人生好像更為暇滿?

 

 

孔子 V.S. 袁了凡

富貴、男女、長壽的較量

 

富貴、男女與長壽,大概統攝了一般人生命中所關心的主要人生目標,所以袁了凡的進士、得子與延壽讓人印象深刻,而孔子遭遇的困頓、兇險與危難,則使人憂心。然而難道孔子真正是個苦命人?這樣的看法,其實有太多的誤會。

 

若說富貴,孔子在周遊列國之前,曾任魯國司法最高長官-大司寇,並且攝行相事,不只地位高,年薪六萬石,是當時弟子原憲(時任孔子家宰)的六十多倍。而後因為魯君迷戀女樂文馬,孔子主動離開魯國。在周遊列國期間,是各國國君所禮遇請教的對象,最後五年留在衛國,衛君蒯輒也給予六萬石的俸祿。

 

而不只孔子曾為官,眾弟子們也在各地擔任官職,閔子騫任費宰、冉伯牛任中都宰、子游任武城宰、子夏任莒父宰、宓子賤治理單父有堯舜的氣象、冉有跟子路都擔任過季氏的家臣、子貢是魯衛輔相,靠他的外交才華,解救了魯國亡國之難,而且善於經商,富可敵國。這樣看來,孔子的富與貴,對比袁了凡的寶坻縣縣長,不知高出多少倍。孔子又在人生最後五年,回到魯國刪詩書、定禮樂、贊周易、作春秋、興教化,他所傳承的見地,直接影響後世兩千多年至今。

 

《論語》裡面子貢曾說:「夫子之牆數仞,不得其門而入,不見宗廟之美,百官之富。得其門者或寡矣。」不只外相上的富貴,孔子內心的豐足與快樂,或許可以用佛家的這段話來作描述,亦即:「不入《華嚴》,不知佛家富貴。」若不入《論語》,也難以得知孔顏的富貴。

 

再說男女,智慧福德之男、端正有相之女,是所有夫妻的渴望,袁了凡確實也求得了聰慧的兒子,那麼孔子呢?孔鯉的早夭確實是樁遺憾,但兩千五百多年,對八十代子孫的庇蔭,絕對是自古以來沒有任何家族可以超越的成就。北宋以降,歷代帝王對於孔家嫡孫衍聖公的禮遇,或者直封一品官、或者正二品,再比對袁了凡先生,過世後明熹宗追封為「尚寶司少卿」(從五品)、兒子任職廣東高要知縣,二者的本慶與余慶,又不知差別多少?

 

關於壽命,七十三歲的孔子,在人生的最後,對子貢說完最感人的一段話,過了七日之後,預知時至地離開了人世。生命並不特別綿長,但他的慧命卻仍延續至今,與整個中華民族的生命結合、息息相關。

 

《論語》中子張曾問孔子:十個朝代以後的情形可否知道?孔子回答,不只十代以後可知,掌握住原則,百代以後都可以知。朝代的興替,雖然無可避免,但只要五倫十義的精神不亡,民族就可以延續,民族的未來就可以掌握。倘若失去了五倫十義,那也就失去了中華民族的本質,名存實亡的民族,未來也就不可知了。

 

原來富貴、男女與長壽,不是孔子比不上了凡,而是孔子高出了凡太多,使得大多數人不知道如何比較。就好像水庫存水的效益,往往讓人有明顯的感觸;老天爺下雨普潤萬物的偉大,則必得細心之人,才能觀察發現。袁了凡所以能改變自己的命運,來自於新的見地;孔子之所以能夠改變民族的命運,也是來自於不斷透過學習,不斷脫胎換骨的見地。佛門蕅益大師曾說:「有出格見地,方有千古品格;有千古品格,方有超方學問;有超方學問,方有蓋世文章。」若能夠以孔子的見地,好好地研讀《了凡四訓》,必定對自己的人生,能夠有一翻全新的體悟,走出不一樣的格局、不一樣的人生,相信時哉時哉網路教育學院此次暑假所興辦的講座,決定能讓《了凡》不只是了凡而已。

 

 

 

 

上課地點

中正紀念堂 中正演藝廳

 

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講座簡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前往報名 

 

 

 

分享本篇文章

Please reload

作者
最新文章
Please reload

文章搜尋
關注我們
  • Facebook Classic
  • Google Classic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  • w-facebook
  • w-googleplus
  • YouTube - White Circle

Copyright© 社團法人中華無盡燈文化學會著作權所有

 Tel: +886 2-2322 3909  Fax: +886 2 2322 5116  Mail: wct.lienjung@gmail.com

地址:台北市中正區寧波西街70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