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一)

September 12, 2018

 

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

曾永義教授為臺南人,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,臺灣大學中文系碩士、博士。2014年獲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,現任台灣大學暨世新大學教授。曾老師在就讀台大期間,向孔德成先生學習,師生之間有著深厚的情誼。

本會有幸於9月8日星期六早上九點至十二點,邀請曾永義老師蒞臨講授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,課程內容生動有趣,使聽眾沉浸於孔老師的風範以及師生融洽的情誼之中,他們師生間的互動是那樣的真誠、自然,感情是如此的深厚,而曾老師的言談讓我們發現,他不僅傳承了孔老師做學問的精神、教書的志業,還傳承了孔老師的風趣與幽默。

 

想要認識孔德成先生,曾老師介紹了三本書給大家,一本是孔德懋女士所寫的《孔府內宅軼事》,一本是《少年衍聖公‧孔德成》,還有就是汪士淳先生所寫的《儒者行‧孔德成先生傳》。

 

孔老師的一生可以分為三個階段:一、曲阜幼年時期至結婚,有十六年的時間。二、八年抗戰勝利回到南京,有十一年的時間。三、四九年到台灣至終老,這有六十一年的歲月。

 

一、曲阜幼年時期至結婚
首先談曲阜幼年時期至結婚。孔老師的父親孔令貽先生的元配為孫氏,納妾豐氏,都沒有生育。繼娶陶氏,生一子但早夭,又納王氏為妾。王太夫人幾年中生了兩個女兒,孔德齊和孔德懋,後來又懷有身孕。不幸的是,孔令貽先生去北京為岳父探病,自己居然患病,長了背疽。孔府的醫生劉孟瀛先生以及其他名醫醫治無效,孔令貽先生於一九一九年十一月八日病逝。俗語說疽發一背而死,就是在講這種病情,應該是長期體內毒素累積所致。

 

王太夫人肚子裡的胎兒成了遺腹子,這個胎兒關係到陶夫人在孔府的地位(按:陶氏為正室,王氏僅為妾,因此王氏的兒女仍稱陶氏為娘),若生下女兒,依照族內的協議,就由南五府不到十歲的男孩孔德同繼承衍聖公,陶夫人的地位將一夕之間消失,必須搬出孔府。

 

王太夫人臨產時,北洋政府派了軍隊包圍了孔府,還有顏子、曾子、孟子的後裔,孔家最有權力的十二府長輩老太太們,以及其他各路監產人員齊聚孔府。所幸王太夫人生下了孔老師,母子均安,整個曲阜縣歡聲雷動。出生百日,當時的總統徐世昌任命孔老師為衍聖公。

 

孔老師的母親在生產後十七天就去世了,雖有謠言認為是陶氏的陰謀,但就孔老師自己所寫的文字來看,應該不是如此。

 

孔子家庭如帝王家的家教,非常重視子女教育,陶氏對於老師們給孔老師的栽培都很尊重。起初孔府找了一位新式學堂畢業的王毓華老師任教,他也開拓了孔老師的眼界,對孔老師照顧無微不至,甚至睡在一起。後來找了莊陔蘭太史來任教,之後還有呂今山先生。莊太史專攻的是文字學、經學、書法。孔先生每天都要練習寫字,每天讀書,上述三位都是他的啟蒙老師,王毓華先生後來也跟著孔老師到台灣,另外孔先生身邊還有李炳南先生,我曾見過,他為人非常儒雅、忠實。

 

當年上孔老師的課,其實我是對老師說話最沒有分寸的學生,老師都包容,但是有一次也發脾氣了。有一次我對老師說:「老師我很佩服你。經書居然可以背得這麼熟!」老師說:「還不是挨打挨板子出來的。」我問:「你這樣老師還敢打你?」老師說:「照打不誤。」

回述老師小時候,劉孟瀛醫師曾救了孔老師兩次。一次是老師吞了玻璃珠,一次是老師長疹子了不肯吃藥,拖延導致病情加重。劉醫師那次治療孔老師,心情十分沉重,還調了鴉片膏,假如沒有治好聖裔,那他就要吃鴉片膏自殺!好在後來治好了。劉醫師的兒子是孔老師小時候最親近的朋友,另外還有奶媽張氏的女兒,他們稱她做媽媽妞。孔老師的奶媽曾經選了十幾個都不行,因為有的人的奶他喝了拉肚子,有的他不喝。還有孔老師的大姊、二姊,幾個小孩就在孔府的高牆內,玩板輪車、竹馬戲等,還有玻璃珠,前面說他都吞下去了,當然有玩啊。

 

孔老師很喜歡聽戲,孔府過去也會找戲班來演戲,他後來也買唱片。老師他自己也會唱,但從沒有唱給我聽。孔府祭孔是很重要的,老師五歲就上場去主持,小孩子就叩頭叩得有模有樣,到十三歲就有大將之風,非常嫻熟。所以孔老師年輕的照片就十分老成,環境使然,主持祭孔大典總要有個樣子。

 

有一次聊天,孔老師說:「我小時候見客人,有一次一個禮拜沒上過廁所!」


我說這有違生理狀態,這不是憋死了?但要知道,孔老師的身分所見的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,八歲的時候蔣介石是總司令就去曲阜跟他見面,吃飯時蔣總司令親自剝橘子給他吃。山東省省長韓復榘也去過跟他見面,所上的菜跟排場都是很大的,所以孔老師在那個年紀會覺得上廁所丟人,導致一個禮拜沒有上廁所。

 

孔老師小時候跟兩個姊姊的感情也很深,兩個姐姐出嫁,他很傷感,看看他寫給二姊出嫁時的詩,非常感人的,真的是姊弟情很深。以上是孔老師小時候大概的情形。

 

非常令人高興的事情,孔老師十六歲的時候跟孫琪芳女士結婚了。師母是安徽壽州人,大家閨秀,她祖父是清代狀元孫家鼐,世代書香門第,孫家鼐擔任過工部、吏部、禮部尚書,與翁同龢同為光緒帝的老師。我們從來沒有看過老師和師母吵架,孔師母就是那麼樣溫文賢淑,令人感覺真是如明月光輝那樣的沐浴著人。

 

有一次孔老師找我去他家,老師說:「永義,你中午就在我家吃飯。」但當我過去的時候,老師有公事外出了,師母跟我說老師不在,按禮來說我應該要走了,但我不懂事,居然跟師母說:「老師要我在這裡吃午餐。」結果師母就跑去料理午餐,我吃完了才走。 ^_^

 

他們結婚場面非常盛大,衍聖公結婚,擺了一百桌,這一百桌不是吃完就沒了,而是流水席,讓整個曲阜縣的人都來吃,一直吃到半夜一兩點鐘都還沒結束。婚禮的儀式他們也猶豫要用新式的還是傳統的,因為韓復榘送了汽車,不好意思不用,所以他們又坐轎、又搭車,新舊結合。小倆口常坐汽車出去兜風,但是當時工藝技術不好,時常拋錨,新娘只好下來一起推車,但這也是很甜蜜的時光。

 

在曲阜的歲月裡還有兩件重要的事情,一件對於陶夫人產生很大的壓力,就是子見南子戲劇的演出;另外一件事情是孔老師當家後,遭遇到了中原會戰,閻錫山的軍隊包圍曲阜,砲轟孔廟、孔府。

 

五四運動是迷信西方,要打倒孔家店,其實中西各有長處,不應偏頗,但當時對西方文化產生迷信,也認為戲曲是最落伍的。我在世界各國講演,我說中華民族的戲曲是戲曲中最了不起的藝術,到現在也沒有人寫文章批評我這樣的說法。

 

蔡元培、胡適在那個時代也都是有不利於孔家的言論,林語堂寫了子見南子的話劇,他的原著中並沒有明顯對孔子不敬之處,可是被曲阜的第二師範的學生老師們拿去改編,就有不堪入目的現象,孔府以及傳統文化人士不高興,把此事告訴財政部長孔祥熙,孔先生轉達了蔣介石,蔣介石要山東教育廳廳長查辦此事,但是教育廳長也是站在學生那邊。此話劇的演出讓陶太夫人感到很大的壓力,她在孔老師九歲的時候就去世了。

 

再說中原會戰,閻錫山這個人可惡,歷史上難找。因為他自己軍隊的內鬥,居然下令砲轟曲阜,有幾發砲彈落在孔廟、孔府內。砲轟孔府時孔老師被安置在桌子下用棉被包起來,果然有一顆砲彈落在旁邊,還好沒爆炸;另有一顆落在孔子牌位旁邊也沒爆炸,曲阜人於是都說孔子顯靈。對於此事孔老師也以衍聖公名義提出了抗議。

 

一九八九年我率領了南管樂團去陝西省黃陵縣祭拜軒轅廟,兩岸都已經數典忘祖了,廟裡面連燈都沒有,縣長都來協助,搞到了半夜才接通。我當時穿得有模有樣當主祭,樂隊從晚上十一點演奏到清晨六點。大家知道嗎?黃陵縣有九萬株松柏,超過一千年的有三萬多株,總數九萬多株等於黃陵縣的人口。怎麼能保存那麼完好?因為此處幾千年兵械所不及,沒有人敢侵犯黃帝,而閻錫山居然敢砲轟孔府。中日抗戰要逃亡的時候,山東省立圖書館館長王獻堂先生把幾十箱重要的文物藏在孔府,因為他認為日本人推崇孔子,藏在那邊才安全,連日本人都那麼尊敬孔子,所以才說閻錫山可惡。

 

孔老師十七歲時師母懷孕了,聽說日本要攻進曲阜,蔣介石先生下令師長孫同萱前往護送離開,要求孔老師他們兩個小時內要收拾好。孔老師與師母離開時的廳堂擺設都還保存在那邊,從中可見其匆忙。孫同萱師長派了一部鋼甲車護送他們前往後方,大女兒維鄂在漢口出生了。孔老師四個兒女都是用地名去命名,在重慶歌樂山生下維益,在四川生下維崍,而南京古稱江寧,所以小兒子出生命名維寧。到了重慶,蔣先生也對孔先生十分照顧,那時候物資十分缺乏,孔老師說如果有一碗牛肉麵,那他們全家會分著吃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

我的另一位老師,經學大師屈萬里先生,在山東省立圖書館擔任編藏組組長,館長王獻堂先生是古器物、文字學家。屈萬里老師的成就在兩岸中極為不起,在我心中是第一的經學家。蔣先生認為孔老師要多學習,於是把王獻堂先生找來當他的老師,所以孔老師的古器物學那麼的好,這也跟他擔任故宮主委有關係。另外丁惟汾先生也是孔老師的老師,他對於聲韻學、經學也很內行。孔老師對於他的朋友也是很有道義、情義。屈萬里老師在重慶的時候生活艱困難以維生,孔家給他伴讀的工作,陪孔老師讀書,其實都是各讀各的。孔老師讀書很專注,當時晚上讀書艱難,燈光不夠,老師帶著維鄂讀書,女兒都睡著了,他替女兒蓋被,自己讀累了才抱著女兒去睡覺。因為這麼用功,所以經學、金學、古器物學他都很專精。

 

屈老師覺得天天在孔老師這邊伴讀沒有奉獻不太好,所以對孔老師說要另外找事情做,孔老師說,你真有好的工作那去高就,但如果是認為在我這邊沒甚麼事情可以幫忙,請千萬不要,吃什麼喝什麼我們兄弟一樣就好!過了一陣子屈老師才去找了其他事情做。當時戰亂,孔老師在重慶如大家心目中的家長、鄉長,孔老師也都盡力維護鄉親們。
 

(待續)

 

相關連結:

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二)

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三)

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四)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作者
最新文章
Please reload

文章搜尋
關注我們
  • Facebook Classic
  • Google Classic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  • w-facebook
  • w-googleplus
  • YouTube - White Circle

Copyright© 社團法人中華無盡燈文化學會著作權所有

 Tel: +886 2-2322 3909  Fax: +886 2 2322 5116  Mail: wct.lienjung@gmail.com

地址:台北市中正區寧波西街70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