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四)

December 4, 2018

 

 

四、以教書為志業及治學態度
孔老師對於他的學生更不必說了,他的學生也是滿天下,他年輕的時候就在台中的農學院,後來合併為中興大學,三十五六歲就到台大來教書,我選孔老師的課時他四十歲左右,又在師範大學、輔仁大學、東海大學、東吳大學教書。他就是喜歡教書,一直到八十七八歲,還是照樣上課。他八十九歲去世,到後來體力不行,才由葉國良代他授課。

教書是他唯一一生的事業。我們台灣大學很著名的林文月先生,氣質非常優雅,孔老師、臺老師最喜歡吃林文月先生的菜,她是自學。老師到她家吃飯,我總是跟班,也是她帶我去國語日報參與古今文選。她主菜上桌,老師一定說起立敬女主人。

 

我跟孔老師學習儀禮這部書,有十七篇,我就每天的下午三點到五六點,這樣慢慢翻閱,我發現儀禮的妙處。你如果睡不著覺,真是治失眠的良方,睡睡醒醒,這樣看了一遍,讀了十七個下午。後來在美國東亞學會提供贊助經費下,成立了儀禮研究小組,臺老師掛名、孔老師當指導教授,此小組也補貼參與的研究生不低的獎學金。我們從每個禮拜上一到兩次課,這樣上了好幾年,大家各有所長,然後綜合起來,把自己研究的內容做成實際的實物,拍攝成整個士昏禮的影片。我們買不到雁子,於是買了鴨子,每次拍片就拉大便,我就去擦鴨子的屁股,不知擦了多少遍才拍成,禮經那麼樣艱澀,我們用寫實的錄影表演出來,非常的具象,使人一目了然古代結婚的禮節。後來也完成了儀禮研究叢書,由中華書局出版,很受到重視。

 

民國七十一年我在密西根大學做訪問教授,孔老師去看大女兒維鄂跟他的學生,我們師生聚會,安排了密西根大學午餐講演會,孔老師就在那邊講儀禮,我就當活道具,如何拜、跪、喝酒,這就是我們師生費了好幾年完成極有意義的工作。

 

寒暑假我們照樣上課,上起課來孔老師的嚴肅討論,讓我們不敢掉以輕心。器物擺哪裡、穿什麼衣服、什麼動作,裡面含蘊古代生活許多的禮節習俗,否則古人不會那麼傻寫那麼多注解,我們也慢慢了解其重要。

我們中華文化幾千年來能夠延續下來,那麼多的語言大家可以溝通,就是因為我們的文字相通,每一代都有官話,孔子那個時代叫做雅言,所以雅言是對比方言,後來叫做官話、正音,其他叫土音土語,這是中華文化統一國家很重要的因素,所以金文現在還可以解讀是這個緣故,我也有上孔老師的金文課程。我們上課也有很緊張的時候,也有非常愉快的時候,如果偷懶,孔老師會罵人。有一次黃啟芳因為新婚比較少來上課,大概也忘了跟孔老師說,孔老師說啟芳怎麼搞得,新婚也要說一聲,我們掛電話跟他說,他第二天就來了。

 

孔老師在學術上對我影響最大,可以說是治學的態度方法,曾經有一次我和他在一起,他說永義阿,我為了研究禮經,我要通其他諸經,如果我對古器物不清楚,古書裡面的古器物看了沒感覺也研究不來,古書裡面的那些經文常常很難解讀,如果我不從古文字入手也沒辦法,另外還有考古、民俗、古人生活也要了解。所以個偏讀一經,主體學問成就就有限,需要各學術互補才可以,而且要鍥而不捨,孔老師從小到老研學就是如此。

 

過去我也認為,我們生活在台灣,對於台灣的歷史、傳統藝術也要重視,所以我就建議當時的系主任,應當把台灣史納入大一學生的讀物,讓他們可以知道台灣幾百年的歷史情況。沒想到不到兩三年就不見了,我問系主任,系主任說不要管,因為那個時代不喜歡台灣意識太抬頭。就如同現在有意地去中國文化也很可惡,文化應該要博大。所以我當時也投入台灣民間藝術文化的發揚,也引領十幾位教授,我起先追隨我的老哥許常惠教授,成立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,我在裡面擔任過執行長、董事長,調查台灣的傳統藝術,也辦了四年的民俗技藝大展,在青年公園,這很費時間。所以我們中文系的老師們都對我說,跑起江湖來對於做學術有影響,我說其實我也在做另一種學術。孔老師說永義你做得對,這也是很重要的學術工作,你要向俞大綱先生多學。另外屈萬里老師、臺老師都很支持我去做這件事。屈老師也把中央研究院沒編好的史料交給我編,他那時候是中央研究院歷史研究所所長,我說老師要這一批資料活起來,要信任學生,就像醫生開刀,拆解重新分類整理,屈老師讓我把這些東西運到台大研究院,否則每天去中研院三小時車程也很花時間。

 

孔老師的法書很珍貴,許多人向老師求字,真假參半,假得多,都是請葉國良、陳瑞庚、李炳南等代寫,只有喝酒聊天的人可以請到真的。我總覺得一天到晚跟在老師身邊,看到老師辛苦,所以都沒開口要,所以都沒得到。只有一次在密西根大學請吃飯,那時候老師才寫一副給我太太。又有一次我和臺老師等幾位先生陪他去中華路會賓樓吃飯,從台大搭0南公車過去最方便,0南公車有兩種,一班半小時可到,另一班要一個小時。老師那次刻意搭右轉的公車去,讓客人等,原來是要來求字的,所以老師法書的真跡很珍貴。

 

孔老師生活簡樸從小就養成,他住南京東路五段,上下課交通搭的是254公車,我內人也去聽他的課,我們會送老師去站牌等公車,等了半個小時,他居然泰然自若。他是資政。

 

孔老師在為人上很坦誠,對於政治他一概不談。他一定循規蹈矩,政府要他做他一定配合,他很自律,對於家人、朋友、學生很愛護。

 

蔣介石對他如子弟般看護,蔣夫人也是。可能是因為蔣總統總也覺得他是古今以來一位豪傑英雄,蔣總統也很重視正統。第二,孔老師年輕的瀟灑、出類拔萃,會讓人肅然起敬,蔣總統看了也很喜歡,所以會特意地栽培孔老師。

 

孔老師離開曲阜以後都不回去,我曾請老師回去,他反對,我還希望帶他去,但都沒實現。我去拍了照也不敢給他看,怕他觸景傷心,其實因為文革的時候三孔受到破壞,尤其孔林受到嚴重的破壞,孔老師有一次說,怎麼連我娘都不放過,這是孔老師不回去的原因。後來垂長回去,我們就追隨他去,時代已經不一樣了。

 

孔老師早年是顛沛流離,後來四代同堂,在文化、學術、教學方面可以說薪火相傳。他說儒家思想、孔子思想,永遠不會被時代所淹沒,一江春水浩浩蕩蕩,永遠滋潤我們中華大地。而我們身為學生學孔老師最到家的,就是學不厭,教不倦。我今年七十八,還有十年。我現在早上睡飽了,燈一開我照樣讀書,不管怎麼樣都會學習孔老師,做一位文化的傳承者、學者、還有君子操守的典範。
 

 

相關連結:

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一)

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二)

曾永義老師「我的恩師孔德成先生」(三)

 

Please reload

作者
最新文章
Please reload

文章搜尋
關注我們
  • Facebook Classic
  • Google Classic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  • w-facebook
  • w-googleplus
  • YouTube - White Circle

Copyright© 社團法人中華無盡燈文化學會著作權所有

 Tel: +886 2-2322 3909  Fax: +886 2 2322 5116  Mail: wct.lienjung@gmail.com

地址:台北市中正區寧波西街70號